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沱江愚夫的法医笔记

《法医笔记》--中国的CSI,案情扑朔迷离,情节跌宕起伏,高智商者最宜观看!

 
 
 

日志

 
 
关于我

退休了,不用点名画卯,闲来无事,弄了个《法医与破案》圈子,玩弄草根文化,既无报酬,也不图点击量,只求舒适自在,如水中的盐,虽然不多,弥漫开来,却能使生活有滋有味。另外,由于近视+老光+早期白内障,对朋友们的许多要求无法满足,请朋友们多加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与艾滋病感染者零距离接触(原创)  

2006-12-15 14:55:59|  分类: 愚夫愚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艾滋病感染者零距离接触

 

沱江愚夫

 

中秋节过后,广州的一家杂志社与我约稿,请我写两篇有关艾滋病的稿件,要求尽快写出来,并要求能感人,以便在121世界艾滋病日之际发表。

我不是记者,没有采访证,怎么能去采访呢?我想到我的朋友周梦蝶,他是电视台记者,他有采访证。于是,我请梦蝶亲自陪我去了一回四川内江市资中县公民镇进行采访。

去采访的那天,秋雨纷飞,非常的冷,我先后与5位艾滋病人亲密接触,与他们聊天,一起喝茶,握手,拍照。非常遗憾的是,文章在杂志上发表了,但杂志没有要求要照片,我们曾拍了4张我认为珍贵的照片,即黎元能(艾滋病人)与英国首相布莱尔及夫人的照片(翻拍)我与黎元能握手的照片,我与黎元能一起喝茶的照片,我在资中县公民镇公民家园门口的照片,后来,朋友认为没有什么用了,照片便丢失了。

与艾滋病感染者零距离,是需要勇气的。坦率地说,虽然我见过无数的死人,或者是病人,但当我面对面与艾滋病感染者直接接触的那一瞬间,我心里也曾想过,与艾滋病感染者握手、喝茶、吃饭,会被感染吗......

在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我正出差到北京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在重庆等待上飞机,本来已经睡了,但想到到这件事,只好起床,在网吧把文章发出来,目的是让全社会都来关心艾滋病人。

下面是这两篇文章,如果时间来得及,我还有一篇与此相关的文章,今后慢慢发出来。

 

活着,为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与艾滋病感染者零距离接触

 

沱江愚夫  周梦蝶

 

茶馆在四川的乡镇可谓比比皆是,原因在于生性淡泊的四川人喜欢在摆龙门阵时以茶水滋润喉舌。不过在四川公民镇场镇上,村民黎元能开的茶馆可以说是众多茶馆中较为独特的一个,因为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艾滋病感染者。

2003104,天空下着濛濛细雨,记者怀着百感交集的心情,走近了正在茶馆内招呼茶客的黎元能。

今年35岁的黎元能出生于公民镇场镇附近的农村,22岁那年与邻村的农家姑娘尹丽华相识结婚,并于次年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千金。按理说,身强力壮的黎元能和温柔善良的尹丽华结合后,小日子在当地农村倒也过得十分滋润。尤其是黎元能头脑灵活、勤劳本份,干庄稼活是一把好手,尹丽华呢,辛辛苦苦地操持着家务,其温良贤慧也被父老乡亲广为称道。然而,殊不知,一场意想不到的天灾人祸忽然降临到了这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事情的起因,在于黎元能感染上了艾滋病。黎元能从15岁时就开始卖血,而且一卖就是10多年。1995年底,他离开卖了一年多血的河南南阳前往广州,在一家私营企业打工,每月收入在800元上下。为了多挣一点钱寄回家里,他想再搞一份副业,于是便重操旧业,到医院去卖血。同样是400毫升血,在广州的收入却有245元,这怎不让黎元能动心呢。19962月的一天,当他去中山市红十字医院卖血时,被查出携带有艾滋病病毒。

我从不乱搞男女关系,怎么会患艾滋病呢?!一定是广州的医生搞错了。当时我不知什么叫做艾滋病,只以为是种性病。黎元能让妻子帮忙招呼茶客,他递了支烟给记者,我们一边喝茶吸烟一边听他诉说当时的感受:

那时,人们对艾滋病缺乏了解和认识,视艾滋病如洪水猛兽。在我被查出有艾滋病后,立即被厂方劝退回乡。我离开广州回到成都,1996311,在四川省卫生防疫站艾滋病检控中心拿到复查后的确诊报告时,我不由得傻了眼。我拿到检测报告单,当时就惊呆了,到了不知道如何反应的地步,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因为,这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如此出人意料。我一个人楞在艾滋病检控中心空旷的大厅里,一个多小时,我沉默着说不出话来,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可理智却告诉我,这是真的,谁让我当年卖血时那样的愚昧无知呢?

回来后,我无法面对妻子,记得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丽华,咱俩离婚吧!弄得妻子以为我发高烧说胡话。然而,当我向她诉说了前因后果之后,她却什么话也没说,但我却发现,她的泪水已在不知不觉间爬满了眼角……”

男儿有泪不轻弹。透过飘动烟雾,记者看到,黎元能的眼睛里不时流露出恐惧与无奈的目光,他强忍着心里说不出来痛,没有哭出声,但他不时偷偷地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不时擦拭着略显红肿的眼眶,他不让眼泪掉下来。

陡然间遭受如此严重的心灵创伤,黎元能消沉了,他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肯去,怕自己受不了别人不解的目光。

幸运的是,妻子和女儿没有染上艾滋病病毒。从检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到今天,我已经与之对抗了近8年时间了,我要活下去,不为别的,就为我的女儿活着。我女儿今年12岁,当时,她才4岁,我死了,她怎么办?!黎元能的眼神里充满着希望,他拿出他到北京开会,与女儿一起在天安门、故宫、颐和园等地的照片给记者看。

国家免费为我们输血感染了艾滋病的病人治疗,我每3个月去一次成都,到省防疫站复查和领药。虽然我现在身体内的艾滋病病毒几乎都测不出来了,但我知道,目前艾滋病还是治不好的,我们用的鸡尾酒疗法也只能控制病毒,不能根治病毒。

女儿在一天天长在,我知道自己早晚是要死的,我需要为女儿留一点钱,让她能好好读书,读初中、高中,最好能上大学。黎元能舐犊情深,感慨万分地说:一人活着真好呀!如果说我与艾滋病对抗的前8年是为女儿能长大而活着,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争取能再活8年,目的是让我的女儿活得更好一些。

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在无人注目的角落里舔吮好了伤口后,黎元能最终在200112月底勇敢地站了出来,他鼓足勇气在公民镇上开办了一家茶馆。虽然最初时很少有人光顾,生意十分清淡,但他没有为此而气馁和退缩。

我想,我们艾滋病感染者有权力和正常人一样,享受生命,在阳光下生活!说到开办茶馆的初衷,黎元能如实说:自从感染上艾滋病后,身体明显不行了,不能干重活,稍不注意就会感冒发烧。我不能坐着等死,我要活下去,老婆孩子也要吃饭呀,开个茶馆,毕竟也有一定的收入,能养家糊口,减少国家和社会的负担。

黎元能对生活充满乐观的态度逐渐感动了当地的村民,他们不时呼朋引伴去到黎元能的茶馆里喝茶打牌,从此,这个条件简陋,墙壁四周贴满了预防艾滋病的各种宣传资料或挂图的茶馆里,不时飘荡出了乡亲们的琅琅笑声。

在发现你感染了艾滋病后,有人歧视你吗?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把反羞辱、反歧视作为2002年至2003年的世界艾滋病运动的主题,其口号是相互关爱、共享生命,记者对有无歧视艾滋病感染者问题非常关注。

社会上对艾滋病人的歧视和对艾滋病的恐惧,其实都是因为对它不了解。艾滋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对它的漠视和误解。黎元能说,开始的时候,的确有许多人不理解,后来发现,艾滋病不是妖魔鬼怪,也并不是象有些人传说的那样他走路扇的风都会传染。因为,我得了艾滋病,但与我一直生活的妻子和女儿并没有得艾滋病。

更多的人并没有嫌弃我,尤其是我的父母和亲戚朋友。他们不但能和我坐在一起打牌,还一起喝茶、吃饭。我因此得以保持一颗平常之心,与艾滋病对抗。尤其是中英性病艾滋病防治项目开展以后,情况就好一些了。

黎元能所说的都是实话。记者到公民镇之前就听说有位艾滋病感染者在街上开了家茶馆,下车后打听,有人说不知道,后来问到一位两轮出租车司机,他立即把记者带茶馆。在记者翻拍黎元能与英国首相布莱尔、首夫人切丽的合影照片时,照像馆的老板与黎元能相互交谈、敬烟,毫无顾忌,看不出有任何的嫌弃与歧视。

20022月,中英性病艾滋病防治项目在公民镇进行了一项试点:支持与关怀。这对黎元能等近100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来讲,无疑是一个福音。2002年7月,在项目办的支持下,一个以艾滋病感染者为主体的蜂窝煤厂在当地开张了,黎元能担上了厂长的担子。为了办好蜂窝煤厂,他白天工作,晚上治疗,厂子办起来了,但黎元能的体重却减轻了20多斤。他说,开办这个厂子,主要是为了自救,艾滋病人也要养家糊口。

黎元能当上厂长后,自己的收入反而减少了,但他很看得开。为了让蜂窝煤厂的效益更好一些,他决定自己再投资两三千元钱,把厂子扩大一点。他说:一个人活在世上,不管他活多久,都要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活一天就要为社会做一份贡献。

由于黎元能勇敢地面对生活,他被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卫生部门作为艾滋病患者自强自立的代表,同时作为中英预防治疗艾滋病合作项目的宣传大使之一,于2003721在北京先后受到了来华访问的英国首相布莱尔、首夫人切丽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

一周之后,中央电视台新开通的新闻频道在其重点栏目《新闻会客厅》中,出现了黎元能的身影,在长达半个小时的节目中,黎元能没有化妆也没有戴墨镜,而是以真实面目出现在主持人及电视观众面前,从而成为中国第一个不为自己作任何粉饰而走上电视荧屏的艾滋病感染者。

受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的邀请,今年109日,黎元能又将抵达北京,参加有关艾滋病预防及治疗的座谈会。

临别之前,我要了一张黎元能的名片,名片正面印着公民家园蜂窝煤厂,手机号码,中英项目艾滋病预防宣传员字样。他告诉记者说:如果我说艾滋病对我的心灵造成的阴影而今完全抹去,那是骗人的鬼话,但我真的这么想,人的生命原本就有限得很,而我这样的艾滋病感染者的生命更是脆弱而短暂,那么,我们为何不珍惜生命,快乐地享受着让自己存活于人世间的每一天?!

记者离开公民镇时,雨过天晴,太阳穿出厚厚的云层,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温暖的阳光驱走了秋雨带来的寒意。相互关爱、共享生命,活着,不就是为了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吗。

 

爱恨与忧愁    花开花落几春秋

——一对艾滋病感染者夫妇的悲欢故事

 

沱江愚夫  周梦蝶

 

如果不是在公民家园的病友活动室里与年仅29岁的林山面对面,记者很难相信,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农村青年真的是一个彻头彻脑地艾滋病感染者。在四川省公民镇辖区内,林山一家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重灾户,除了被艾滋病感染的父亲已于前年死去外,林山的叔父、哥哥、姐夫、妻子先后在劫难逃。艾滋病这一妖魔竟然将林家一家六口一网打尽,这在艾滋病感染者集居的公民镇绝无仅有,更是让人不禁为林家的悲惨遭遇倍感同情。

公民家园,是中英艾滋病预防治疗合作项目之一,自从2001年开办以来,成了公民镇百余名艾滋病感染者常来常往的娘家。他们平时聚在这里,因为同病相怜,更容易感受和体味到病友间的理解与温暖。

1994年,林山随着村子里的一百多号男女前往河南南阳,他们不是去打工,而是去卖血。林山等人到了南阳后,开始他们去的是颇为正规的医院,后来,来自全国各地的卖血一族的增多,在医院里排不上队,挂不了号,于是转入地下血站卖血。那时的南阳,地下血站比街头的米店药店还多,当无以数计的卖血者如同蝗虫般蜂拥而至时,地下血站的人忙得只顾看血型,不做任何健康检查和化验,拿着针头往卖血者身上一个劲儿地乱轧。

回忆起当年那一场疯狂般的恶梦,林山至今心有余悸。他向记者感叹道:说句实在话,当年我们哪里晓得什么是艾滋病,也不清楚这玩艺儿能够通过血液这种渠道进行传播,否则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去干这等既害人又害己的蠢事。后来我才知道,我被艾滋病冤魂缠身,是在卖血时被交叉感染引起的。而且,咱们村子里的一百多号男人女人,因此,几乎没有一个逃脱了被艾滋病病毒毒害终身的不幸命运。

1996年的春节前夕,林山在四川省卫生防疫站艾滋病检控中心拿到了被他视为死亡报告的化验单。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渴望,让这个原本活泼开朗的小伙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与寂寞的深渊里。尤其是他那内心深处的悲凉,在世俗的眼光投射下越发变得沉重了。

一年多后,一场忽如其来的爱情让林山看到了生活的美好,经人介绍,他和一位面容姣好名叫贾玉的女孩谈起了恋爱,不久便同居了。1999年,年仅17岁的贾玉为林山生下了一个儿子。贾玉是在2002年被查出感染上艾滋病的,她是在我们夫妻间性生活过程中被感染的。除了贾玉外,在公民镇境内还有两位妇女,也是从丈夫那儿感染上的艾滋病。其中一位在丈夫死亡后,勇敢地与另一个单身艾滋病感染者结为夫妻。

在林家感染艾滋病的六人当中,林山的妻子贾玉最为无辜,因为她是被最为亲近的爱人林山在夫妻间的性生活过程中感染的。谈到妻子被自己感染,林山显得心情格外地沉重:我当初的确不该对贾玉隐瞒自己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这一事实,可那时的我遭人冷眼,为人歧视,心里那种悲苦无法向人诉说,贾玉的出现让我顿觉黑暗的生活里充满了生命的阳光,于是我如同失足落水者一样紧紧地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由于我怕贾玉知道我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我怕失去她,在我与贾玉谈恋爱时,对省上发的药有时吃有时没有吃,同房时也不敢用避孕套。当时,我一方面存在着侥幸心理,心想我吃过药了,可能不会传染给她;另一方面也存在有犯罪感,因为我知道如果感染了艾滋病是治不好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得救了,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享受到了甜蜜的爱情,但我的自私我的贪婪我罪过,却害苦了无辜的贾玉,让她与我一道接受了本不该属于她的痛苦和磨难。现在想来,我真是后悔莫及啊。

贾玉不知何时悄然来到公民家园,坐在了丈夫身边。她与记者在公民镇见到的每一个艾滋病感染者一样,都穿着厚厚的毛衣。虽然阵阵秋风秋让人感到有些寒意,但健康人最多加穿了一件秋衣,几乎没有人穿毛衣的。

也许是出自于一种我是艾滋我怕谁的心理意识吧,年仅21岁的贾玉以一种超乎寻常的口吻说道:在与林山恋爱时,我不知道他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在这一点上他欺骗了我,我或许永远也不会原谅他,毕竟他对我造成的巨大伤害,足以影响甚至毁灭我的一生。在知道我被林山传染上艾滋病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与他同房。

后来,在伤心绝望之余,我也在想,艾滋病感染者怎么了,他们不也一样需要爱情,有着七情六欲吗?或许,与正常人相比,他们这样的需求或权利被削弱了,但我想他们从内心来说甚至远比正常人更为需要,更难满足。

随后,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水,一边盯着丈夫的脸庞,贾玉继续说道: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村女人,平时十分相信宿命。我16岁就跟了他,既然我和他能够结为夫妻,命里肯定注定我和他有着这样的缘份,我不认命能行吗?不过话又说转来,也许正是因为我们同病相怜,都是苦命的人,我们的心很多时候反而觉得彼此贴得更近。老天爷还算开了眼,值得庆幸的是,我们4岁的儿子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从林山身上遗传得到艾滋病病毒。

告别了公民家园,记者不由得为林山、贾玉夫妇担忧,他们的爱情面对艾滋病病魔的折腾到底还能坚持多久?转而一想,却又释然:只要他们在人世间来过、活过、恨过、爱过,不也是生命的一种灿烂和鲜活么?

 (作者申明: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为了尊重艾滋病感染者的隐私权,文中人物均系化名,且未透露详细住址。)

  评论这张
 
阅读(2405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